單純老婆與邪惡老頭 - 91微拍网
[上一篇:小燕阿姨] [下一篇:我的熟女大屁股情节]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單純老婆與邪惡老頭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二日 星期三

早上Andy匆匆忙忙地趕著出門,因?他說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要開。Linda由於前一晚和Andy”恩愛”的太累,所以索性睡晚一點,含糊地應了一聲,便又轉首峇F。

十點多起床,Linda還帶點睡意,穿著素白色的睡衣,來到了廚房想弄點吃的裹裹腹,由於廚房的門和大門距離很近,Linda走過去時忽然聽到了一些希罕的聲音………

「嗯……呼……嗯……」。

「還是不行!嗚~~~~~~」。居然是一位老人在哭泣。

Linda心想:「希罕!會是誰啊?」於是就走到大門上的安全孔湊上眼看。

「呵!不是大樓治理員陳伯嗎?他一個人在這裏幹嘛?」

陳伯背對著大門站著,一支手扶在牆壁上,一直在搖頭歎氣著。

「希罕!陳伯不是快要回大陸娶老婆了,應該高興才是,怎忽然垂頭喪氣似的?是不是碰到什困難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他什?」

Linda打開大門,陳伯忽然跳了起來,大聲喊道:「誰?」

「是我!陳伯!您一大早一個人待在這裏做什??什哭呢?」Linda關心的問道。

「喔!原來是你!沒…沒事啦!我先下去了。」陳伯答。

「陳伯,別這樣,您要是有什困難可以告訴我啊!說不定我可以幫上什忙呢!」

「唉!別提了!這種事情你們小女生是不會懂得!」

「陳伯!我們是好鄰居嘛!您平常對我們那照顧,您有困難時,我們應該幫忙才是,您若再推辭就太見外了!」

「這…我實在是說不出口啊!」陳伯回答。

「他啊!是?了娶老婆的事煩啦!」旁邊忽然冒出聲音。

Linda嚇了一跳,循聲音來源看去,原來是住樓下的潘伯和趙伯兩人。

「娶老婆應該高興才是啊!怎會難過呢?」Linda心中滿懷著懷疑問到。

趙伯答到:「小姑娘,你有所不知啊!像我們這種老頭子,體力已大不如前,卻又苦無後代,可是想生個小孩無奈卻力不從心啊!」

「對啊!自從來香港後,我們也沒碰過什女人,說不定已不行了。」潘伯附和著。

陳伯這時說到:「好吧!既然他們兩位都說了,我也老實說吧!這回我回去要娶個年輕老婆,可是又怕屆時”不舉”,因?你是我們這棟大樓的有名美女,我才來你們家門前,幻想一下你的身體,看看能不能有反應,結果還是沒反應。唉~~~~!」

Linda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子啊!那我能幫上什忙呢?」Linda閃動著水靈靈的大眼問道。

這時趙伯說:「你這小女孩能幫上什忙!」

潘伯這時答到:「老陳不是說幻想你的身體嗎!你就乾脆讓她看一下,也算幫幫忙,反正我們這群老頭子,對你也沒什危險。」

陳伯說道:「這…這不太好吧!人家可是有老公的。」

潘伯又道:「那又怎樣,只不過是幫個老人完成他的心願罷了。」

Linda一臉紅蘋果似地回答:「這…難道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潘伯回答:「所謂心病要由心藥醫,老陳已那久沒看過女人了,當然就要有女人這方面來下手才行啊!」

陳伯這時應到:「老陳,別再說了!人家Linda才新婚,又這漂亮,我們就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唉!也陳命中注定我們陳家該絕子絕孫的。」

這時Linda紅著眼,低著頭,想了一想,咬一咬牙:「陳伯千萬別這說!唔…我答應就是了。」

陳伯流著淚感動著說到:「你這好心,真謝謝你!我真不知道該說什才好……」

Linda報以一醉人的微笑,輕輕地說道:「助人?快樂之本嘛!」說完便輕輕地站了起來。

這時陳伯、潘伯及趙伯心中吐出一口氣!心中不禁緊張起來,心中百感交集,這時才發現原來Linda身上穿著睡衣。

Linda緩緩地拉開了她睡衣的腰帶,露出了她潔白無暇的玉體,她身穿著淡粉紅色的內衣褲,還有點半透明。接著,Linda鬆開了胸前的扣環,兩棵渾圓的乳房蹦出,上面並有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她害羞地以拿著胸罩,輕輕地將雙手往下移動,也將手勾住了內褲。

「我要脫了喔!」Linda以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說道。

這時陳伯、趙伯以及潘伯睜大了雙眼,看到Linda潔白無暇的胴體,心中的一陣陣的衝擊著他們的神經。

Linda終於褪下了她那粉紅色的內褲,起左腳,再起右腳的把內褲脫出。亭亭玉立地站在陳伯他們面前。

潘伯忍不住吞了口水,道:「好美的身體!」

Linda臉上泛起一陣既驕傲又羞赧的笑脸:「謝謝潘伯的讚美!陳伯,這樣可以了嗎?」

陳伯回過神來:「喔!似乎…似乎還不行耶!」

這時潘伯說道:「Linda!能不能做些刺激一點的動作啊!可能我們這些老頭子太久沒看過女人了,光是這樣似乎還不夠耶!」

Linda臉上更加紅暈了:「咁…咁…好,我們進去我家裏好不好,我感覺有點冷。」Linda其實是想不出回答什,只好這樣應付一下。

趙伯說道:「好吧!我們就進去你家坐坐。」

四個人陸續地走到了Linda家的客廳,並坐在沙發上,由於彼此都有點尷尬,一時間大家都沈默下來。

這時潘伯開口了:「Linda啊!你剛新婚,老公一定很疼你吧!平均一個禮拜做幾次啊?」

Linda回答:「天天都做耶!」臉頰又飛上紅暈。

「那你可不可以做點比較撩人的姿勢,好讓我們能重回雄風啊!」趙伯一口氣把話說了出來。

Linda心情也不禁緊張起來,她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裸體,心中卻有一絲絲罪惡的快感,她知道她其實已經濕了,可是卻又吞吞吐吐:「怎樣的撩人姿勢啊?」

潘伯說:「比如說,把兩腳張開點……」

Linda不自覺地照著潘伯的話做,把兩腳張開,她已經很濕了,陰蒂也微微向外翻著,陰核更是突起。她閉上眼睛,感受著這種酥麻快感。

這時陳伯和其他兩人都靠前仔細地看去,Linda幾乎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氣息,全身不停地顫抖著,淫水流著沙發上到處都是。

「這樣可以了嗎?」Linda輕柔地問到。

陳伯此時低頭一看:「是有幾分硬了,可是似乎還不夠耶!」

Linda臉上有點氣餒,眼眶濕濕地說:「那怎辦才好!」

此時趙伯說道:「Linda啊!我看你就好人做到底,幫我們打飛機同吹簫好不好?」

Linda迷惑地問:「什是打飛機同吹簫啊?」

趙伯回答:「就是…就是用你的手和嘴巴套動我們那裏啦!」

Linda恍然大悟,可是心中又有點遲疑。此時潘伯說道:「難道你忍心看著老陳絕子絕孫嗎?」

陳伯說道:「Linda,我可以摸你一下嗎?一下就好了。」

此時潘伯又再說道:「難道你真的真的忍心看著老陳絕子絕孫嗎?」此時Linda想了一想,反正只要能幫陳伯,這樣應該可以的。其實她的身體早已春情泛濫,也來不及細想就道:「各位伯伯,您們別再說了,我答應就是了!」

豁出去了的Linda開始大膽起來,反正是做好事嘛!於是,她要求陳伯站起來,並脫下他的褲子,開始撫弄及吸吮起來。

此時老趙、老潘兩人也沒閑著,一左一右地靠近Linda,開始上下其手起來。

陳伯要求Linda躺在沙發上,並用手不停地揉搓她的陰核,老趙、老潘兩人也不放過,頓時,三隻手在Linda的乳房,小腰陰核、陰唇及陰道口上遊移著。

一陣陣衝擊自下體蔓延開來,這刺激對甫新婚的Linda實在是太大了,Linda忍不住呻吟起來:「喔……啊……嗯…唔….…喔……啊……嗯…好….舒适……。」

「Linda啊!現在是…是誰得手在摸你的陰核啊?」潘伯喘息著問道。

「是…潘伯的手,啊!就是那裏,再…再…快…快一點。」

「不是老陳的手啦!是我的!」趙伯說道,並加快了速度,順時鐘的揉著Linda的陰核。

「喔…不要停,誰的手都好,趕快再動我…啊…啊……啊……。」

Linda躺在沙發上,兩腿張地開開的,雙手並扶著大腿,略大的屁股不停地前後扭動著。

「啊!誰的手都可以,快點插進去,我…我裏面好…癢…好難…難過……快……點。」

Linda從未遭遇過如此的刺激,身體的每個細胞彷佛就要爆炸開來一樣,卻又忽然緊縮,在一張一縮之間,感受身體的悸動之餘,內心卻又有著小時候被長輩愛憐的溫暖及最原始慾望的衝擊相互交織著,漸漸地,Linda陷入了無法自拔的狂亂之中。

「來!Linda,坐起來。」這時趙伯躺了下去,Linda坐起身來並將濕濡的花瓣對準趙伯的臉,兩雙手各握住了潘伯和陳伯的賓州,輪流交替的吸吮著,潘伯和陳伯的賓州沾滿了Linda的唾液,偶爾滴到了Linda的身上,Linda披散的長髮在陽光中跳動,形成了一副動人心弦的媚惑景象。

「陳…陳伯,你…你的…那裏變大了…。」Linda因含著陳伯的賓州,嘴裏含糊不清地說著,外加著一絲絲成功的喜悅。

「Linda,你成…功了!」陳伯脹紅了臉,回應著Linda,一方面卻又不停的用手壓著Linda的頭使Linda能含的更深一點。

這時潘伯搶著說道:「Linda啊!我…的老…賓州和老陳的有那裏不一樣?」因?Linda的左手正套動著潘伯的賓州,此時潘伯也正攀上情慾高峰。

「啊 ~~~~~~~ !!!」Linda大叫了一聲。

「趙伯…伯伯,你的手…你的手…。」原來此時在下面的趙伯不甘示弱地將右手中指插入了Linda早已濕潤的小西窿,並用舌頭舔著Linda的陰核,舌上略?粗糙的味蕾及濃密的渣液帶給了Linda難以言喻的快感。

「Linda,快點回答我啊!我和老陳的賓州有什不一樣?」因位Linda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左手停止套動潘伯的賓州,所以潘伯講得就比較順了。

Linda吐出了陳伯的賓州,並用左手撥了撥略亂的頭髮,嬌喘地道:「陳…伯的…的那裏比較長,但是比較細;潘伯的比較短…,可是比較粗。」Linda一臉妖般地輕輕說著。

此時趙伯說:「老陳啊!咱們來換個位置如何?」

此時趙伯起身,潘伯躺了下去,Linda則全身趴在潘伯身上,不停地用下體摩擦著潘伯的賓州。

「Linda,我可以親你嗎?」趙伯起身後問道,卻在”嗎”字說完就往Linda的小嘴上親去。Linda剛開始時還有點緊閉著,但漸漸地,不知不覺地已和趙伯的舌頭相互交纏。

此時躺在下面的潘伯將他那雖短但粗的陰莖對準了Linda的花瓣口,因?Linda早已濕的不能再濕了,潘伯很輕易的將賓州插了進去。

「啊…喔…潘…伯…你..好……..好…我…好舒适…你…再進去一點……」因和趙伯接吻,Linda同樣地發音模糊。

「Linda,你…你…不愧是新娘子…真的是有夠緊的…又暖暖的…」潘伯幾近嘶啞地說道。

一旁沈默的陳伯忽然走到Linda後面,挺起略?細小的賓州,對準了Linda的花瓣口:「Linda,我也和老陳一起進去如何。」

「您們…您們好壞…不…不要欺…欺負我…。」此時潘伯的賓州已不能滿足Linda,可是她卻又難以說出口,只好這樣說了。

陳伯將賓州緩緩地插了進去,Linda感到一陣輕微的撕裂般的疼痛,還好雖然潘伯和陳伯的陰莖同時進入,卻也沒有比Linda的老公---Andy大了多少,很快的,Linda馬上就習慣了,取而代之的是兩隻賓州在體內不規則簡諧運動的快感。

「Linda,這樣你舒不舒适啊?」一旁的趙伯問道。

「好…好舒…好舒适…人家…快…快不行…了!」Linda努力的發出細微的聲音。

「Linda,沒…沒…沒想到你…你這…這淫蕩。」Linda身後的陳伯說道。

Linda的父親是個研究自然生態的學者,她從小因?父親工作關係生長在潮州,長期和山地小孩交往,傳統的女性貞操觀念也沒有影響她很深,她只知道這樣似乎不好,但現在,沈醉於肉慾中的她是無法再思考那些她本來就不是很懂的事,她只想好好放縱自己的身體,好好感受這充實的歡愉。

「我…我只想要…您們進來…快一點…快…」講不太出話的Linda索性不說了,努力的套動體內的兩隻賓州,將自己完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三位伯伯的面前。

此時只聽得潘伯叫道:「不行了!Linda,你的西窿太緊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話還沒說完,潘伯滾燙的精液便射在Linda充滿彈性的小西窿中。

Linda低下頭去,吐出香舌和潘伯深吻起來,然後說道:「潘伯,我喜歡……..你!」

此時身後的陳伯亦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喘息的道:「Linda,我也要…我…射了!」

「啊…射…嗯…快…射進來…我要……」Linda半閉著眼回答著。

陳伯和潘伯終於在Linda的體內射了精,但趙伯卻不讓Linda休息的繞到Linda後面:「老陳,你們爽了那久,該換我了吧!」

於是潘伯和陳伯退下在一旁,Linda則像只母狗般地趴在地上:「趙伯,你快點,我…我還要……快點。」

此時趙伯將賓州插了進去,賣力地做著活塞運動,Linda的慾火又被燃起。

「Linda,你的屁股好大,腰好細……真美……!」趙伯不禁衷心地發出讚美。

「趙…趙伯…伯,您…您…啊……嗯…啊…您欺負…喔…欺負人家。」Linda不自禁地快到了高潮,並才發覺到原來自己正在親吻陳伯的賓州。

「Linda,你…把我的賓州再舔乾淨一點。」潘伯說道。

Linda努力地將潘伯沾滿精液和淫水的陰莖清理乾淨,可是後面的趙伯卻又不停地抽插著她的嫩西窿,就在趙伯射精的一瞬間,終於,Linda高潮了!

此時,Linda覺得全身的每個細胞分子彷佛凝縮到了下體的一點;約一秒鐘; 劇烈地爆炸開來,蘇麻的快感迅速遍及Linda全身,已分不清是白天是黑夜;是清晨是月夜;抑或是喜悅是憂傷,Linda只覺得自己已全然蒸發,昇華於空氣之中,這一瞬間,不再有痛苦、不再有煩惱、也不再有悲傷………

只有喜悅、歡愉、快樂、還有愛。

這是Linda從未有過的感覺,即便是和Andy做愛也從未有過如此高潮,她感覺到了身?女人的美妙,也?身?女人而驕傲。

隨著洞口流出的不知是那位伯伯的精液,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Linda也慢慢平靜下來,身旁的三位伯伯們已穿好衣服,用憐惜和複雜的眼神看著Linda的潔白的胴體。

「Linda,謝天謝地!你終於醒過來了!」陳伯有點激動的說。

「對啊!我們擔心死了!」潘伯在一旁附和著。

Linda有氣無力的說:「不好意思!讓各位伯伯們擔心了!我大概昏了過去……可能是…可能是…太…太舒适了。」說到後來,Linda聲音愈來愈低,嘴角上還留著幾根不知是誰的陰毛。

趙伯緊接著說:「Linda,你要不要緊?會不會懷孕啊?」

Linda綻出她那迷死人的甜美笑脸:「這…這個伯伯們不用擔心,我和Andy剛結婚,也沒有能力養小孩,所以我都有定期吃避孕藥的。」

「只是…只是…只是…不知各位伯伯們能不能幫我個忙?」Linda又露出了令人疼惜的表情。

陳伯道:「Linda,你幫了我這大的忙,我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你這恩情。」一旁直視Linda胴體並看傻了眼的趙伯和潘伯只有拼命點頭的份。

「我想…我…我們這件事您們可不可以?我保守秘密?」Linda低著頭說。

潘伯搶答:「咱們革命軍人出來的最看重的就業一個『信』字,你放心好了!我們決不會向任何人說出半個字。」

「對對對!而且你幫我們找回了自信,我們感謝你都來不及了!怎會害你!」

Linda欣慰地笑了笑:「那,我就謝謝各位伯伯了!」

已近黃昏。

Linda準備好了晚餐,坐在沙發上等著Andy回來。下午的睡眠和沐浴,她體力恢復了大半,只有下體的輕微疼痛牽扯著某種事實。

門鈴響起!

「老婆!我回來了!」Andy邊脫鞋邊說道。

「老公!你終於回家了!人家好想你喔!」Linda飛奔過去抱住了Andy。

「你今天幹嘛?那高興,像個小孩子似的。」Andy有點不耐煩的說。

Linda有點委曲和心虛的說:「人家今天做了好事嘛!」

「什好事?」

「這…這…不告訴你!」Linda故做調皮來掩飾內心的慌張。

「那算了!只要你是做好事幫助別人,我也懶得管你!」Andy說完便往臥室走去。

「真的嗎?只要是幫助人都可以嗎?」Linda興奮地問著。

Andy不耐煩地說:「對啦!而且要『日行一善』喔!」

Linda過去給了Andy一個深吻:「老公!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Linda真好(淫)人 2


窗臺上的蔦蘿攀繞在欄幹上,陽光從葉縫中篩了下來,夏季的清晨總是來得特別的早,現在是早上六點半。

Linda今天起了個大早,因?今天Linda要去孤兒院當義工。匆匆吃了早餐之後,便和Andy一同出門,由Andy開車載她到公車站牌搭車。

約八點多到了孤兒院,問了一下裏面的行政人員今天的工作,原來今天的課程是戶外教學,要帶小朋友至淡水海邊採集岩石標本。

「Linda啊!你今天可能要比較辛劳喔!」工作人員說道。

Linda略感迷惑地望著工作人員:「怎回事啊!不就是戶外教學嗎?」

工作人員回答:「是戶外教學沒錯!不過這次你是要帶兩位新來的弱智兒出遊。」

「弱智兒!?」

「就是一些智商比較低的人,雖通稱"兒",其實都已算大人了。」工作人員解釋道。

「因為你是所有義工中最溫柔、最有耐性的,而且又會開車,所以派你去。」工作人員補充道。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小燕阿姨] [下一篇:我的熟女大屁股情节]